当陈大柱走进知青点的大门,进入院子时,看到的就是许来弟坐在井边洗衣服,柴建民正在摇动着轱辘打水。

    两人有说有笑,而且陈大柱还注意到许来弟洗的居然是男人的衣服,不用多想,应该是柴建民的衣服。

    陈大柱心里一沉,看向许来弟的眼神却是如沐春风,他笑眯眯的走了过去,递给许来弟一个口袋。

    “来弟,听说你的口粮不够,这里是十斤玉米面,你先拿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许来弟洗衣服的手一顿,她看向了陈大柱手里的米袋,又偷瞄了柴建民一眼,不由的纠结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自己跟柴建民确立了恋爱关系,她就不愿意一天只吃一顿饭,只是晚上想要掏柴建民的粮袋子时,柴建民却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甚至还当着全知青的面谴责自己,不过是处对象,还没有结婚呢,就想着要自己养,那怎么成。

    许来弟有些后悔自己轻率了,但话已出口,而且还是她求着柴建民处对象的,现在收回都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陈大柱出现了,而且一出手就是十斤玉米面,玉米面啊,那可是细粮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怎么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马上就是我媳妇了,有啥不好意思的,等你嫁个我,我养你。”

    陈大柱拍着自己的胸脯,大声的说道,把个许来弟说得春心荡漾了起来,认真的看了陈大柱一眼,长得还不赖啊,至少身上没有汗臭味了。

    柴建民的脸色变了,他推了一把目不转睛看着陈大柱的许来弟一下,或许用力过猛,竟然把许来弟直接就推道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大柱连忙上前两步,将坐在地上的许来弟给抱了起来,这一抱,陈大柱就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了,脑子里已经勾画出两人躺在一个炕上的情节了。

    “柴建民,你有病吧,干嘛推我。”

    陈大柱脑子里的旖旎被许来弟的吼声给惊醒了,心里暗骂这个女人坏了自己的美事,眼睛却看向了柴建民。

    柴建民只不过是想推许来弟一下,让她清醒清醒,自己才是她的正牌男朋友,没想到动作过猛,把人给推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接触到陈大柱阴狠的眼神,柴建民的心不由的颤抖了一下,他从陈大柱的眼睛里看到了二流子,不同的是二流子的眼里还有丝丝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柴建民的预感变成了事实,陈大柱把几天来积攒的怒气和委屈都化成了暴力,直接轰向了柴建民。

    柴建民捂住自己的右眼,不住的往后推,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,许来弟看到陈大柱如此帮自己出气,心里莫名的自豪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小眼睛偷偷的瞄了一圈,看到站在女宿舍门口的程巧,下巴微微抬起,似乎在告诉程巧,二流子能帮你揍人,我男人也会。

    “来弟姐,这是我未来的姐夫吗?”

    程巧忽然笑了,说出来的话让许来弟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陈大柱被转移的注意力,一拳揍完后,就认真的看向了程巧,笑眯眯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两颗糖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你是李欢的媳妇,也是我的弟媳,这就给你甜甜嘴吧。”

    程巧忽然觉得恶心起来,不知道是肚子里的娃娃在反抗,还是自己的心理起了作用,这个陈大柱怎么能这么恶心人呢。

    “陈大柱,程巧还没有嫁给李欢呢,你哪里来的弟妹,既然你是许来弟的未婚夫,就不要来招惹我们知青点的其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在后院抠玉米的韩春梅听到声音,连忙赶了过来,站在程巧的前面,遮住了陈大柱隐藏不住的猥琐的眼神,心里也泛起了恶心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来弟,走,我有话跟你说,你跟我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陈大柱连忙点头称是,拉着许来弟离开了知青点,暗骂自己怎么看到程巧这个妖精就收敛不住心事呢,如果被二流子知道了,非得揍死自己不可。

    “程巧,你千万要小心,我看陈大柱这个人心思不正,看你的目光很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韩春梅连忙悄悄的在程巧的耳边小声说道,程巧反握住了韩春梅的手,感激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春梅姐,我帮你抠玉米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帮你去做衣服,你不用着急抠,我算过时间了,能够在上交公粮前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程巧点点头,走到了知青点的后院,几个知青都在抠玉米粒,看到程巧过来,连忙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程巧简单的说了几句,就看到钱隆坤的嘴角露出了冷笑,小琴更是直接了当的嘲笑着柴建民,讽刺着许来弟。

    “你放手,你抓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许来弟被陈大柱拉着来到了村口附近的小树林,看到小树林,许来弟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连忙往周围看去。

    可惜这个时间大家都忙着抠玉米粒交公粮,谁会没事出来瞎逛游,而且陈大柱长年累月在地里干活,手上的一把子力气可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“来弟,你看,这里就是村长分给我的一亩地,我会每天抽时间在这里干活,等开出一片地,我就盖个房子,我们两人就有个家了。”

    许来弟看着眼前的一片小树林,有些不知道说啥好,离村里人这么远,还要自己开荒自己建房,哪里有这么多钱啊。

    不对,陈大柱既然能分家,申请宅基地,还要起房子跟自己结婚,身上肯定是有钱的。

    “陈大柱,你能给我多少彩礼。”

    “二流子给程知青多少彩礼,我就给多少,不会亏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许来弟眼睛一亮,她也有二百块钱了,也有大米猪肉和布料了,最重要的是她也有自行车了,等拿到彩礼先吃一顿大肉。

    “你跟你们知青点的柴建民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畅想中的许来弟被陈大柱的问题给难住了,怎么回事,处对象呗,但柴建民明显没有陈大柱这么慷慨大方,所以她该怎么说才行。

    “来弟,我喜欢你,我能再抱抱你吗?”

    陈大柱根本没有真心想要答案,反而直接把许来弟紧紧的抱在了怀里,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,陈大柱眼睛眯了起来。